磕磕嗑儿

电光布影:

【掘坟共读】一个异教徒的自白

文/莫靖杰

“这个家族第一个人被绑在树上,最后一个人被蚂蚁吃掉。”上校死了。

“生而为人,真对不起。”松子也死了。

这个世界的法则向来凌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俏皮话说得多了也得不到一个糖果,谎言说得多了到最后却变成了真相。但是,一个由谎言构筑而成的世界是没有根基的。就比如说,你出卖了我,我出卖了你。张三嘲讽了李四,李四大刀阔斧地砍向了王二麻子。刘三姐今天拌嘴拌嬴了杨二嫂,明日杨二嫂却上了张三的床榻。彼此轻蔑却又相互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践。尔虞我诈,各取所需,求的只是一个happy ending,这样才能生生不息。

乌托邦不大可能实现,共产主义也遥遥无期。尼采说,耶和华死了,连自由也被奴役。有些东西不是想做就一定可以做到的。张爱玲写了一辈子的爱恨纠葛也没有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诺兰再怎么诡谲也妖不过昆汀,不是妖怪修炼千年也成不了白素贞。看得到开始,也猜不中结局。

永垂不朽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泡在福尔马林里。或者尝试化作一尊活佛,把心结成石壁。拈花一笑不过弹指一瞬,潮起潮落不过杀人头点地。贪嗔痴恨,本没因果。真真假假,皆是愚妄。高傲的疯子不会承认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懦夫碰到木棉花也会受到伤害,就像雄鸡一唱天下白时就销声匿迹的鬼魂一样,说多了也会变成谶语。

我大概很难成为一个朝圣者,连自白都显得如此神经质。

But,ideas do not bleed. They do not feel pain.


评论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