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嗑儿

中国摇滚我最爱谁?

当然是崔健


我为什么从手机相册选不到改头像,暂存

任何外界无关自身的因素都不太能改变我,例如追星、读书或其他活动,只有当真实的危机降临时才能激发我自身的潜能,所谓切肤之痛大概就是这类意思。

一些随想

其实近期的清扫事件对我这种不会写文只会啊啊啊的人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刚获悉事件时我仍是震惊的,为什么是十年?作为看过ty太太的文的我来说,我看文直观的体验是愉悦,是放松,是心情的释放。你说他是yhsq,传播不健康,所以,我们三观的形成要靠网文吗?就好像你打算从嘻哈音乐里学到人生哲理一样,纯属扯淡。我们当然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同样,我们也不会因为你们对好坏的定义放弃自我对好坏的定义。

在今天这样的时代下,我们仍旧谈性色变,我们仍旧没有分级制度,我们仍旧不能被看作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存在,我们仍旧必须只能符合主流价值观念。

呵呵这就是我们

他们都说我和他们太不一样了,这样不好。从心酸无奈到麻木到释然。

我脑子里种了棵种子,谁也拔不掉。

最后真心心疼太太


stan lee老爷子居然走了……


go f**** 


我自己一推破事,想退学


shit的11月



exm?

毒液演的原来是一个爱情故事????

吹爆毒埃!!!!!!

有些自拍软件真的是邪器吧


我不管它把我拍成这样我就相信了(独自倔强

lo上的滤镜加了

只觉得照片变亮了点......

为啥没有tvb的滤镜

悖悖论:

我们看清了生命的无意义,甚至看穿了一切追寻意义的活动的徒劳与自欺性,却又不能安于意义的缺失,也许人对意义的渴望就是进化遗留的阑尾,我们只是阑尾炎犯了而已,要么割掉,要么痛着

还好我们有艺术啊,优雅地搪塞人类和人类生存的问题是艺术的杰出功能,有时候觉得没能和艺术在一起的人就像单身狗一样可怜,但是你又很难帮他脱单

所以,过一种审美的生活吧,希望我们像史努比一样快乐

Iceland 

murder 

dream

story

塞了个故事给我